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木纹躲猫猫事件检方结论将很快出炉

2020-09-17 来源:

躲猫猫事件检方结论将很快出炉

本报对话

曾考虑将此制度常态化

:有调查组成员称调查组已经解散,是这样吗?

伍皓:调查组尚未解散,还要继续履行对这件事的监督职责。至少要将一些友的质疑整理交给检察机关,监督司法办案的进程和公正性。

:您在最初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要将这种制度常态化,那么这种制度将来会有一天以地方法规的形式存在吗?

伍皓:最初我是这样想的。我认为这是个尝试扩大公民参与权和知情权的开端,希望通过这次探索,可以让这个制度常态化。可是,这两天我也在关注友评价,让我深感意外的是反对的声音不是来自政府和上级领导,而是来自友。这让我现在犹豫了,考虑是否继续坚持这种制度,在类似事件上组织友提前介入。

:很多友指责此次调查就是一场作秀,你怎么看?

伍皓:宣传部没必要作这场秀。这次是宣传部主动介入,没有必要招风险上身,没有必要以卷进漩涡为代价去作秀。正因为不是作秀,我们才显得很仓促。

我对这个结论不太满意<如果是/p>

:据了解,络民意调查表明,80%的友对此结果不满意,这与您的初衷相反吧?

伍皓:至于我的初衷,也不算相反,我的初衷就是想在热点事件上实现友的参与权,进而才会有知情权和监督权。一直以来,友是没有参与权的,只在上参与,至少这个目的是达到了。

:可这次友正是因为知情权没有得到满足才在瑞金医院愤怒,甚至攻击,从而认为是作秀。您对这次调查结果满意吗?

伍皓:我个人对此也是有遗憾的。说实话,我对这个结论不太满意。原本,我是希望调查组可以查明事件真相,看来我当时也想得很天真,法律程序上的障碍没考虑到。19日当天我们与有关部门开协调会时,我也曾提出要让调查组进看守所,看监控录像,见同监室的嫌疑人,这些也都是我事先能想到的。当时昆明市公安局宣传部门是同意的,可是不知什么原因调查组去看守所时就变了。回来之后我曾问风之末端,当时不让看录像为什么不给我打?如果当时他们和我通话,也许我可以再努力协调,或许结果就不会是这样了。

:调查组的报告您给打多少分?

伍皓:80分吧,可以说我对这份调查报告不太满意。这个报告以记叙的形式记录了调查的过程,我认为他们对这件事应该有自己的观点和判断。

检方结论会很快出炉

:有关部门是否考虑重新组成司法调查组以司法程序重新调查躲猫猫事件?

伍皓:事实上,从事发当天(即李荞明死亡),检察机关就提前介入调查,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我们组织的调查组虽未能查明事件真相,但至少对检察机关的办案起到督促作用。据我了解,检察机关也迫于此事的影响力在加班调查,这周末就没休息,检察机关的调查结论应该会很快出来。本报特派云南 顾然 (来源:新文化报)   桂林大情小事,吃喝玩乐尽在桂林生活,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常德市白癜风医院
商丘治疗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乐山去哪里看白癜风
友情链接
广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