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念亲恩写给父亲营养

2021-01-15 来源:

念亲恩-写给父亲

说起父亲,我觉得惭愧不已,有时,甚至觉得自己枉为人子。

而引起这种强烈感觉的主要原因,是2007年9月4日,二嫂从老家玉屏打来的那个长途。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晚,大约7点过,刚吃过晚饭,正和妻看着电视聊着天。突然,一阵急促的铃声骤然响起。翻开一看,竟然是二嫂的长途!

我的心一下子绷紧了!不好!难道是年迈多病的父亲出状况了?我不敢再往下想,生怕事情还未弄明白,自己就已先行掉进惊恐不安的深渊。但当二嫂断断续续地将父亲最近不断吐血、病情突然加重的说完时,我还是感觉脑袋一下子炸开了,瞬间,整个大脑空白全无。

对于我可亲可敬的父亲,我是抱有极大愧疚的。且不说,为了求学和谋生,我由玉屏到省城贵阳,一步一步远离家乡的土地。到后来,为了追寻爱情,再由贵阳只身远赴成都,则是在距离上将我与父母兄弟拉开得更长更远。

即便是在贵阳求学时,一年到头也难得回家几次。从常用的借口看,我是想多些时间呆在省城,好多挣些钱尽早偿还银行助学贷款,可实际上,是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钱拿回家孝敬勤劳一生的父母。为此,我经常在深夜里辗转难眠,任凭泪湿枕巾而无人诉说。因为,无能的我一直亏欠着父亲母亲那永远也还不完的亲情债啊!

回家的车票终于买好。晚上,从成都到铜仁的火车缓缓驶出站台。随后,再由到铜仁坐车辗转折回玉屏。

一路上,我昏沉沉的脑海里,老是跳出二嫂在里的那句话:敦子,医生说,满满(玉屏称父亲的方言)可能是肺癌,赶快回来看看吧!平日里,我老是责怪速度过快的出租车容易出事,可在此时,对归心似箭的我来说,这种正常行驶速度犹如蜗牛散步。我想,是我很怕!很怕到晚了一分钟,此生将永留遗憾。

还好,总算到了玉屏。顾不上多想,我打车直奔县医院。当我忐忑不安地走进病房,看见浑身插满塑胶管的父亲,忽然有股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着他坐起来,并紧让我们每个门店放宣传品紧拉住我的手时,我强忍已久的眼泪终于滑落下来。直到那一刻,我才真正懂得,其实,在所有的父母眼中,只要儿女能时常陪伴在身边,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了啊!而这种最为质朴的幸福,根本与虚无缥缈的所谓荣华富贵毫无干系!

此后的几天,一方面,为了照顾病情时好时坏的父亲,我与大哥二哥轮流担当起守夜的职责。另一方面,为了能让心情跌至谷底的父亲,变得逐渐乐观起来,我与母亲以及哥嫂,不停地劝导父亲,希望他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早日从狰狞的病魔手中重新夺回生命的主导权。

但是,就是这种紧急关头,独自一人远在成都的妻子,忽然来电说患了重感冒。一时间,我真的不该如何是好。一边是生我养我的父亲,一边是生死与共的爱妻。此刻,无论我丢下谁不管,都实在太过为难!

可父亲知道后,却把我叫到床前,用他那极其虚弱而她也在同日发文驳斥又坚定有力的声音,对我说:你赶紧回去吧!小何一个人在成都,现在又生病了,没有人照顾,很可怜啊!再说,你还有工作要做。至于我,有他们看着呢,你就放心吧。尽管,我很舍不得离开尚在病中的父亲,但在父亲的一再坚持下,我还是踏上了开往成都的列车!

或许,是老天眷顾心地善良,慈祥伟大的父亲。回到成都没多久,哥嫂就打来,而这次,听到的却是让我激动不已的好!原来,经过铜仁地区医院专家的联合会诊,确定父亲只是肺结核,并不是此前诊断的肺癌!

回想起这次先由紧急病危,再到解除警报,无比坚强的父亲最终躲过生死一劫。作为儿女,我为他感到由衷地高兴!而回首细想,父亲在与病魔作艰苦斗争的过程中,仍然分出心关心着儿媳的病情、儿子的工作,却让我更为他感到骄傲和自豪!

此时,电脑里传来陈百强的那首《念亲恩》…长夜空虚枕冷夜半泣,遥路远碧海示我心。父母亲雾霾与民俗的矛盾变得更加尖锐爱心,柔善像碧月,常在心里问何…想想我对父亲的真切思念,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作家档案。

姚茂敦,男,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省小小说学会会员、财经作家。出版《老鼠戏猫》《搏杀主力》等多本书籍。

●致谢读者。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父亲

父亲,读音:“fùqīn”,口语叫“爸爸”,一个人直系血统的上一代男性。父亲,一词书面语色彩较浓,一般不作为面称。

玉屏

玉屏侗族自治县,是贵州省铜仁市下辖县,县域地处东经108°34′—109°09′,北纬27°28′—27°31′之间。县域东南依湖南新晃,西带镇远、岑巩,北边与碧江区、万山区,东西直径距离36公里,南北直径距离42公里,总面积516.6平方公里,县人民政府驻地平溪镇。原为玉屏县,始建于清朝雍正五年(1727年)。1984年11月7日,经国务院批准,撤销玉屏县,设立玉屏侗族自治县。

成都内分泌性不孕
银川男科好医院
嘉峪关白癜风医院哪里较好
友情链接
广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