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真尊传第一百三十四章剑名冰雪营养

2021-01-15 来源:

真尊传 第一百三十四章 剑名冰雪

知道了彼此的对手是谁,即将要面对的是谁?

秦雅琳毫不犹豫地跳上擂台,闭目养神,等待着秦风的到来。

自从秦风懂得修炼以来,她一直关注着自己这个以前一直要靠自己帮忙才能避免被欺负的堂弟,从族比开始就一直关注着他,由族比的震惊到现在的震撼,秦风的战斗力让她大开眼界。

明明修为比他们都弱,可是爆发出来的战斗力比谁都要强,是无法用修为来评判的一个人,那时候,她就一直期待遇到秦风,想要和他一战。

现一位来迟了的学生说在终于在这个半决赛中相遇,她想要试试秦风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强。

多是自己发挥。提出的诸如郭树清从证监会主席到山东省长身份转变、青岛爆炸事件的善后处理等问题 “哥哥。”

婉儿扯着秦风的衣袖,担心地看着他,对手可是雅琳姐姐,虽然秦风一直以来表现得很好,在婉儿的心中,秦雅琳可是自从她的大哥出去历练后,一直称霸着秦家这一代,修为和战斗力都是无需置疑的。

而秦风呢?

就算表现得再出色,婉儿都不认为她可以战胜雅琳堂姐,生怕秦风上去擂台战败后,受到打击。

所以就……。

秦风一眼就看穿了婉儿这小妮子的心思,笑着摸摸她的头,安慰道:“没事的,你不相信你哥哥了吗?”

“我相信哥哥,可是……。”

说着相信秦风,心里却不怎么相信,担心万分。

“哥哥真的没事的,放心吧!婉儿。”

“恩”

“那哥哥,你要小心点,实在不行就放弃吧!”

秦风的一再保证,才消去了婉儿的内心的担忧,放开了秦风的衣袖,目送着秦风走上擂台,不敢放松心神,绷紧神经观看着。

看着秦风终于走上来,秦雅琳睁开了闭目养神的眼睛,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对视着秦风。

“我一直就想要试试你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强?一直没有机会,今天终于机会了,不过我不会看在你是我堂弟的份上,而对你有所优待的。”

简答直接表明的她内心的想法,不需要太多的语言,太多的行为,秦风也知道她是这种性格,所以见怪不怪。

只是他有一个问题。

那就是为什么秦雅琳想要和他战斗啊?他可不记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得罪她,或者是表现得太过突出,当然了,除了族比得那一次,迫不得已才爆发出全部的力量,造成太大的轰动,以至于秦家都差点被他毁了。

然后就没有啦?这一次比赛,他都是没怎么出手啊?

“那个……那个……那个堂姐啊,我可没有什么值得你期待的地方?”

此时秦风又变成那一副让人咬牙切齿的模样,如若刘天白还在的话,真的是二话不说,直接爆发,要和秦风斗个你死我活,实在是太可恶了。

秦雅琳嘴角微翘,瞥了一眼秦风,别样的眼光,看得秦风心慌慌的,顿时让秦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刚刚想好了的话,都憋在心里,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一下子傻傻站在那里。

“堂弟,你就爽快点吧,大男人的,那么啰啰嗦嗦的干嘛。”

接下来秦雅琳的一句话更加让秦风无语,秦风大喊冤枉啊?真的很想问一句:我哪里啰嗦啦?我才说了那么两句话,这就啰嗦了。

确实是两句话啊,可是那不是我阻止你说话,你肯定还能说出一大堆的废话,每场战斗秦风都是废话连篇,秦雅琳就是知道秦风的这个特点,秦风一上来,她直接断了秦风要说话的权利,让他无话可说。

自己郁闷去吧!

“好!”

秦风此时也觉得不是废话的时候了,大家都心知肚明了,在一个家族生活了那么多年,对彼此的性格可以说是都有一定的了解了,再多说废话,反而显得矫情了。

秦雅琳拔出了她的佩剑,指着秦风,凌厉的剑芒时而闪烁在剑上,不时跳动,缓缓开口道:“剑名冰雪,长三尺六寸,采用玄铁,极冰石等锻炼而成,在万丈冰山下藏锋数年,今日在我手中,将要展现出它的辉煌。”

“亮出你的武器吧!”

冰雪,通体雪白,不时有冷气在剑上溢出,周围的温度在秦雅琳拔出剑的瞬间,都降低了几分,对手是秦风,所以她把的冰雪拿出来,可以说是今天是她的冰雪第一次出鞘。

之前她一直都是拿以前的佩剑和其他的选手战斗,为了表示对秦风最大的尊重,所以她直接亮出了她的冰雪。

“灵器,家禽业资深人士指出不错,不错。”

秦风仔细看着秦雅琳手中的冰雪,一把灵器,还是等级不低的,应该还可以达到更加高的级别,从这把剑的材料,秦风就知道这不是一把普通的灵器,威力应该不弱。

“不知道雅琳堂姐从哪里得到的这一把武器?”

灵器的珍贵,不用秦风多说了,秦家的镇族之宝就是一把下品灵器,还是那种刚刚进入灵器的级别,但是就算是这样,也被秦家当宝一样供奉着,以秦家的实力,不可能找到这么一把灵器给秦雅琳,那到底会是谁呢?

“看来堂姐应该是得到了什么机遇吧?”

除了这个秦风真的想不到其他的,心中如是想到。

“呵呵,堂姐,你也知道弟弟我可是不用武器的,哪里来的什么武器啊?”

秦风还真是睁着眼睛说大话,还说得大义凛然,冠冕堂皇,好像被人不知道他没有武器似的。

待在秦家休息区呼呼大睡的朱无戒都极度鄙视自己的这个主人,怎么自己就遇到了一个极品的族人,无耻,无耻,真的成了无耻,朱无戒真的想不到什么词来形容自己的这个主人了。

“这个主人真的是……。”朱无戒再也不看他了,继续睡觉,眼不见为净,免得自己心烦。

“哦。”

“既然如此,那更好。”

“……”

什么叫那更好,秦风诧异看着秦雅琳,不明白冰冷的堂姐怎么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接着,秦风就明白了,完全明白了。

秦雅琳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不见踪影,秦风感觉到身后的温度急速下降,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他一般,熟练的战斗技巧让秦风下意识地倒退,然后转过身来。

只见到消失在原地得秦雅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秦4月29日风的身后,“冰雪”上冷气弥漫,寒光凛凛,就好像整把剑都是冰做一样,晶莹剔透,透明闪亮,看到秦风倒退的身影,秦雅琳剑一挑,一道剑芒从“冰雪”上飞了出去,冲向秦风,眨眼间,就来到了秦风的身前,眼看着就要把秦风一剑两断。

秦风做出了急速的反应,扭身,转变方向,剑芒擦肩而过,秦风才呼出了一口气,只要慢了一步,真的就要被那道剑芒斩中了。

还没等秦风准备好,秦雅琳的身影就出现在秦风的面前,不给秦风丝毫的机会,紧追不舍,占据好了先机的她,懂得要一直压制着秦风,不能给他喘气的机会。

唰唰

擂台上顿时,刮起了一道道的剑芒,冰冷恐怖,所过之处,都散落一地的冰屑,空气都凝固成冰,被剑芒的威力直接震碎,化作碎屑,掉落在地。

合肥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贲门癌肺肝脏转移
南通阴道炎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
广州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