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得分渡体无边暗夜第22章红毛猴子

2020-09-16 来源:

渡体:无边暗夜 第22章 红毛猴子

纳斯纪年117年10月2日雪落城

凌晨四点钟,德雷克带着一身血渍悄然潜回到严家。

清晨五点钟,吴零被尿憋醒,一睁眼就被地上散乱的夜行衣吓了一跳,蹑手蹑脚的下了床,小心翼翼的翻动了几下夜行衣,发现衣裤上一处破损都没有,断定夜行衣上几处干涸的血迹全部来自于敌人,不由松了口气,再翻动一下夜行衣的内衬口袋,吴零从里面摸到了一个硬质物件,拿出来一看,竟是一枚沾血的铜制火焰徽记,吴零对这枚徽记很有印象,徽记正是万家那个红袍金发男佩戴的。

“看来德雷克老师已经料理了那帮乌合之众。”吴零自言自语,把徽记放回到夜行衣的口袋里,悄然挪到了德雷克床边,发现德雷克在睡梦中都在咧着嘴笑。相处了八年,一年都见不到德雷克笑上几回,如今做梦笑的跟个傻子一样,看来万灵月在纳新测试结束前应该是彻底安全了,吴零也算是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舒舒服服的尿了一泡,爬回到床上睡了个回笼觉。

等到三人起床准备妥当,再次进入到帝国军队雪落城分部演武场的时候,三人发现演武场里整个都变了个模样。演武场南部二层建筑和长亭南侧之间的区域,隔离布置为备战区,备战区内放置了不少数量的折叠椅,准学员们都已经在里面等候了。长亭内依旧摆着几张十分细长的长桌,那里是主评判席,三大战争学院的代表仍旧会在那里落座。在长亭的北侧是测试成绩统计区,用以统计并及时公布测试成绩,主要工作人员是战争学院一年的学员和部分军队士兵。

演武场正中的竞技场,也不再不是一座孤零零的方台,在其周围已经搭建好八个小型竞技石台,每个石台的大小相比较于竞技场略小,与墨钢竞技场形成三纵三横的排列格局。

吴零、哈罗德和严天寒根据演武场内的引导标识,直接来到了备战区,备战区布置的十分简单,在被隔离出来的区域空地上,四条边界线之内铺有一张画有格的巨幅墨绿色帆布,正方形的格,长宽均为一米五。备战区靠近长亭的北侧边界线居中的位置,立着一大一小两个牌子,大的是成绩公示牌,小的是布告牌。

三人在备战区里找了一个距离长亭较近的空位置,在三个相邻的格里坐了下来。此时的备战区,人还不是很多,各自做着准备工作,极个别的正对着天空诵读经文,祈愿谋求圣灵保佑。

依据和蓝田的约定,吴零今天将会对战雪落城头号种子郭重焱,容不得丝毫懈怠,吴零坐在椅子上闭着眼,调整着呼吸,尽量平稳自己的心态。

哈罗德自我膨胀到极点,信心爆棚,早已认定今天必定是扬名立万的一天,把玩着手里的墨钢剑,无所事事,四下打量着周围的考生,试图找到一些乐趣,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哈罗德就在备战区的东北角,发现了一只“红毛猴子”,激动的连续拍了好几下严天寒的大腿。

“嘿嘿嘿,严天寒!快看那边,东北角那有一只‘红毛猴子’,有心思在这摆造型,杂技团里出来的吧?看他傻呵呵的坐姿就能断定,这货肯定是个大大的水货。”哈罗德别说别笑,捧着肚子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严天寒也很好奇,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那只“红毛猴子”,就这一眼,直接让严天寒乐的笑出了声,“这真是瞎了我的眼啊,郭重焱这龟孙子,半个月前我见他的时候还是只‘绿毛龟’来着,还真以为换个红火的造型今天就是全场焦点了。”

郭重焱一头红色的波浪大卷发,身穿火红色的轻皮甲,皮靴皮手套也是火红的颜色,整个人从上到下,从头到脚唯一不是红色就是那张黝黑的大饼脸了,如果不是严天寒认得郭重焱,就但看这张大饼脸,真的是很难想象到他就是郭炎晟的儿子。

吴零听到“郭重焱”这个名字,十分好奇自己的对手到底是怎么一个稀奇古怪的造型,仔细观摩了一会,郭重焱“红彩椒”一样的造型倒是没有给吴零太多震撼,唯一让吴零有压迫感的是郭重焱肩膀上扛着的斩马刀,斩马刀总体超过两米,刀身长度接近一米半,半米多长的刀柄十分粗壮,整把刀造型简单古朴,鲜亮的橙红色刀身,如同刚从炉子里掏出来一样,似乎正散发着一股股的热浪。

吴零掂了掂手中的墨钢手半剑,眉头紧皱,甚是想念万灵月的那柄破日银凌剑。

吴零的神态全被严天寒看在眼里,严天寒中国给菲律宾的微薄援助可能损害其形象觉得奇怪,开口询问道:“吴零,看你的样子似乎不太对劲呐!激进的好战分子不应该有如此凝重的表情。”

吴零默认的点了下头,伸手指着郭重焱的斩马刀,对严天寒说道:“郭重焱的那把斩马刀,材质我没有见过,肯定不是一般的金属。现在刃器都是轻薄纤细至上,那斩马刀的刀身很厚实,而且刀的样式也很老,我估计那刀有些年岁了。一把古刀保养得这么好,如果不是家传的宝刀,估计也是重金求得的古刀。我的墨钢手半剑不说吃亏也是处在下风,早知如此,我就应该先向蓝田或者蓝林峰借上一柄好剑了。”

听了吴零的分析,严天寒显得十分后悔,拍拍自己的脑袋,气愤的说道:“我那地下室的收藏室里,全都是上好的兵器,大意了大意了,忘了他爹郭炎晟一贯喜欢玩阴的,真是卑鄙!先别着急,我想想办法。”

“没事的没事的,吴零厉害着呢,只用拳脚就能打的他满地爪牙。”哈罗德看热闹不嫌事大,拍拍严天寒的肩膀,咧着嘴说道。

吴零苦笑着点了点头。

就在吴零三人盯着郭重焱讨论的时候,蓝田已经拎着话筒走上了竞技场,蓝田今天没有穿战争学院的制服,几乎及地的白色长裙让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轻盈。

“备战区的考生大家好,我是今天战力测试的客串主持人,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蓝田,现任帝国战争学院曙光之城分院的教务长。战力测试即将开始,在开始之前,我要先向大家透露一个好消息,渡体属性测试的成绩我们已经统计了出来,毫不夸张的说你们是雪落城历年测试中渡体天赋最优秀的一届!工作人员统计了一夜,现在渡体特性检测的成绩单正在校准制作,稍后便会张贴出来。请大家再认真准备一下,战力测试稍后开始。”

蓝田从竞技场退回到南面的双层小楼里,一刻钟过后,沙白羽从里面走了出来,左手提剑,右手抱着一大一小两个布卷。今天的沙白羽没有了第一天出场时候的气场,连续在公开场合输给同一个人两次,换做谁都会有些郁闷。看沙白羽提着剑走了过来,严天寒一个激灵,几步窜出备战区,和沙白羽简单交谈了几句,便一脸得意的回到了座位上,这一来一去搞得吴零和哈罗德一头雾水,不知道严天寒又在玩什么把戏。

沙白羽把小一号的榜单挂在备战区的成绩公示牌上,榜单刚挂上去就被蜂拥而至的考生围了个水泄不通,哈罗德凑热闹是一等一的快,一马当先堵在了成绩公示牌前,逼得沙白羽不得不反身跃进长亭,从长亭里穿出来。吴零看看郭重焱,郭重焱没有丝毫上前查询成绩的意图,想想应该是他爹郭炎晟已经告诉他结果了。

看到榜单的学员,失望和满意几乎各占一半,或叹息或微笑,相互问询着成绩,只有极个别的学员,兴奋的已经忘乎所以的尖叫了起来。而哈罗德,是最与众不同的一个,叹息的人中他最兴奋,兴奋的人中他又是唯一带着愤怒的,从人群中撤出来,忿忿不平的对吴零和严天寒喊道:“咱们三个排三、四、五位,吴零第三183,大师兄第四180,我174第五。那个‘红毛猴子’!竟然是第一,194,真是***的,今天不打的他爹都认不出他来都不能算赢!”

哈罗德这一喊,让原本喧闹的备战区突然静了下来,大部分人循着声音齐齐看向了吴零、严天寒和哈罗德三人,记性好的已经发现吴零就是在揭幕战在看台上上演徒手接剑神技的接剑少年,三三两两开始小声嘀咕起来。

“看看他这分数,183雷属性!明摆着是三渡心!就是不知道这第二属性是什么,能不能开启。”

“是什么都不重要了,他可是昨天在看台上接剑的小子!我听说石方说啊,就是换他自己去接,都未必都能做的那么好!”

“原来他叫吴零啊,之前没听过有这么一号人物啊。”

“现在你不是已经听过了吗,这人就是个怪物啊,听说石方那一剑是开启渡体以来最强的一剑,就轻描淡写的被甩了回去。”

“我估计郭重焱那个王八蛋今年悬了,真是高兴啊,之前吹得多猛,还臭不要脸的从曙光之城撤出来,跑到咱这雪落城参加测试,分明就是个没真功夫的水货!”

“我倒是也挺期望吴零给郭重焱打下去,瞅瞅今天他那‘火烧鸡毛’的造型,让这种人拿第一,到了曙光之城,咱雪落城那真是丢人丢大了。”

“是啊,祖传的斩马刀都拿来了,真是无耻,和他爹一样不要脸,我宁愿明年再来也不去阁致战争学院。”

……

郭重焱虽然依旧站在原地摆着酷炫的造型,但是随着人群激烈的讨论,脸上明显已经带上了十足的怒意,咬牙切齿的盯着吵闹的人群。如此好的效果是哈罗德始料未及但却喜闻乐见的,很快便融入到了热烈的讨论之中,极力鼓吹吴零强大实力的同时对郭重焱进行了疯狂的贬低。

吴零不喜欢嘈杂的环境,也不想加入这无聊的讨论中,抓着严天寒请教起来了战力测试的评分机制。

整个备战区的情绪已经好到不需要再煽风点火,严天寒无事可做,恰巧吴零提问,便解答道:“战力测试的评分机制是这样的,评选人员根据你在战斗中表现出的能力,比如速度、反应、战斗技巧等给你评分,总分值是100,实际分数取评选人员分数的平均值,四舍五入后取整数记录。另外,赢下测试的一方会有额外50分的奖励,输的一方分数不变,也就是说,战力测试的实际最高分是150分。虽然你的渡体属性测试成绩比郭重焱少了11分,但是你只要赢了郭重焱,今年雪落城的第一还是可以搏一搏的。”

“为什么是搏一搏?”

“不知道第二是多少分啊现在,而且也不好说第二的战力测试分数会是多少。虽然我相信你的实力,但是这是客观存在的变量,是绝对不能忽视的。”严天寒看了一眼南面的二层建筑,对吴零眨了眨眼,带着十分神秘的微笑,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片,在吴零面前挥了挥,“雪落城知名魔术师严天寒即将为你表演本时代最伟大的魔术,看好了,这是一张普通的纸片,上面只是简单的印了一些文字,很快,一分钟之内,我会将这张纸片变成一柄大杀器。”

严天寒刚说完,一个帝国战争学院的学员提着一柄银白色的剑来到了严天寒身边,简单说了几句话,拿走了严天寒刚才挥舞的纸片,把剑交给了严天寒。严天寒未作停留,直接转手把剑放到了吴零手里,看着吴零疑惑的样子,伸手把剑从银白色的剑鞘里抽出来一截,挑挑眉毛,自豪的说道:“帝国战争学院学员手里最好的一柄了,虽然不是最顶级的破日银凌剑,但好歹也是柄明晶银凌剑,感谢的话就不必说了,我这么做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保全咱们雪落城的颜面。”

吴零很是惊喜,连连点头,持剑出鞘,翻来覆去掂量了一会,敲击了一遍略微透明的剑身,不经意间眉头再次微皱,问道:“师兄,你刚才是把剑买下来了吗?”

严天寒对于吴零的反应有些无奈又看不出原因,点点头。

吴零确认剑已经易主,再次敲击了一边剑身,十分肯定的说道:“这剑内部有些微小裂隙,应该是制剑时的缺憾,我觉得这剑可能挺不过我这一场战斗。不过瘦死骆驼比马大,总好过拿着我的手半剑上去被郭重焱像砍甘蔗一样一截一截砍成匕首。总而言之,谢谢师兄这份厚礼!”

严天寒听完吴零的话,心已经开始滴血了,十万纳币说没就没,换谁都得心疼一会,但是为了雪落城的颜面不被玷污,强忍心疼,大义凛然道:“断了就断了,拿下郭重焱,我送你柄破日银凌剑!”

听严天寒这么说,吴零很是高兴,表示一定拿下郭重焱,好让严天寒出完血再掉上一块肉。

吴零和严天寒买剑的功夫,帝国战争学院、奥博战争学院和阁致战争学院的队伍陆续进了长亭,蓝林峰、方磊和郭炎晟相继在长亭内坐好,长亭内外,各有一排手持纸笔的评测人员,也已全部就位。蓝田作为客串主持人,站在了长亭的背阴处,蓝田回头望向备战区,意味深长的对着吴零笑了笑,转身走上了竞技场。

“各位,今天让大家久等了,战力测试正式开始,今天战力测试的第一场由郭重焱对阵吴零!郭重焱大家一定不陌生,来自曙光之城的天才少年,渡体属性测试成绩排名第一;吴零这个名字大家可能没有印象,揭幕战时在看台上接剑的那位少年想必大家还有印象吧?那就是吴零,吴零以渡体属性测试的成绩暂居第三。这一横空出世的不羁少年是否还会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惊喜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吴零,郭重焱,上场吧!”

“说好的抽签过程呢?”严天寒不禁有些惊诧,继而转到兴奋状态,拍拍大腿,“这哪里是暗箱操作,分明就是要明着要干掉郭重焱!”

“上了!”吴零大声喊了一句,和严天寒、哈罗德对了对拳头,提着剑快步走向了竞技场。





小孩睡觉肚子受凉
赤峰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福州白斑医院
友情链接
广州旅游网